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拓者的博客

不义富贵人 与我如浮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介草民

网易考拉推荐

往事  

2011-10-22 09:0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打开厚重的历史之门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冰山一角

往事 - 开拓者 - 开拓者的博客

散文    【 那一天】

        一九六八年秋,我只得无奈的离家了。

       晨光淡淡的,一点生机都没有,却死死地笼罩着一个古老县城里一所不大的院落。夜里落下的榆树叶子,夹带着画廊里大字报的碎屑在秋风中狂舞,一切都像我的心境,灰暗而又沮丧。

       门口的老榆树在晨风中呜呜直叫,好像也有灵性,它知道我童年的一切故事,在它的枝桠上掏过鸟窝,在它下面乘过夏凉,在它身旁堆过雪人,如今我要走了,也在伤心。透过那有些稀疏的枝条,我看见了头顶冰冷的天空和一弯将要落下的残月。

       这里的一切都将不属于我,连一粒灰尘都不属于我,属于我的在大西北一块陌生的黄土地上。只身在哪儿扎根 ,生息,这就是命运,不允许你作出任何选择。

       启程就在今天。母亲从床上挣执着爬起来,她已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。我六岁就失去父亲,母亲和妹妹是我的唯一亲人。从我的记忆里,没有一个亲戚来我家串过门,大概是历史原因。母亲也从来不在我们姐妹面前提起些事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就惦记着两个女儿,她没有职业,没有爱好。家,女人,就在这沉闷的岁月中度着苦涩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 就在这年夏天,母亲感到身体不适,去医院检查,说母亲为时不多。我听如五雷轰顶,心口热血欲吐不能。傍晚我在巷口堵住了放学回家的妹妹,告诉了这件事。妹妹瞪着惊恐的大眼,半响才大呼‘姐,这可怎么办啊’!敝了半天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,姐妹两抱头痛哭,呼天不应!再后我强忍着对妹妹说:‘这件事,你不能对妈妈说’妹妹懂事的点了点头。从她的眼神中,我读懂了一个刚满十五岁孩子不屈的意志和早熟的练达。可命运又偏偏把她推入了没有一丝退路的绝境。稚嫩的肩膀,受得了吗!!!      天啊

       火车启动了,粗大的烟囱,喷着浓黑的烟雾,在广野中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,又演变成一个个莫名其妙的图案,在时空中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   离母亲,离妹妹,离老榆树越来越远。我的心一阵阵发凉,如死了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   火车越过长江,跨过黄河,直奔黄土高原。

        二个月后,母亲走了。一年后,妹妹也去了陕北。

        家,一别二十五年。

        那一天       时间定格在一九六八年九月十九日。 

 

 ps;那个年代    户口在那  就得老死在那 

 

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